兔牙没蛀牙

我是白月光的碎片

是猫儿狡黠的双眼

野蔷薇有多少刺要剪

就有多鲜艳

黑天鹅有多少温柔缱绻

就要流浪多少年





那就不毕业好不好哇~

绣球哥与金宝弟:

“你的脖子呢少年?”
“……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脖子去哪了?”
“脖…脖子是什么东西?我…我没有啊!”

藏锋

我们的年龄差已经所剩无几了
你当年是如何一个人负担起一切
还能像个散仙儿似的
我慢慢就懂了

一个不怕死的人却怕面对这个世界
1900说,我不会下船
还真是细思极恐

哥,我长大了

毕业了

一个半小时的毕业论文答辩,加上一个下午的毕业典礼,找法学院的男神女神们合影,傍晚的酒会聚餐,交谊舞和最后的表白……
半夜回到家的我一直睡到了上午10点多。
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对待这个大学。我仰着头走进校门,认为她的一切都配不上自己。现在仰着头离开,发自内心的骄傲。
还记得开学典礼上一个上海的孩子冲上舞台控诉这里设施简陋条件恶劣,当时我和同学一起鼓掌起哄,校长只是笑一笑,拦着想把那个同学请下去的辅导员,说“既然都上来了,就好好说完吧。”之后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但如果时光倒流,我想自己也会为校长鼓掌吧。
这里没有青春,好在有积累和成长,不算辜负。
如果你能陪我拍一张毕业照会更圆满。
不过万事不可强求,对吧?
毕竟是此一时彼一时。
毕竟,前半生与后半生的分水岭,就在此时此刻。

藏锋
差点儿就睡过去。还是应该在今天和你说点儿什么
今年的三月,我丢了许多你曾经劳心劳力教给我的东西。
乐观,优雅,骄傲的心
实际上这一年我一直在失去,所幸我已经不太记得过程了。
她说你会像小萱一样重新回到我身边,但是我知道不会了。这个期待伴随着年岁的增长在消弭…现在真的一点儿都没有了…
不知道爱情是会不会也是如此。
18岁的我以为自己已经预测到了最坏的结局,然而…
1000多天了吧。

也许有一天她会和我说,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那么我真的不配拥有爱情。


别担心
还有无论你在哪,希望能真的开心。


小豆豆